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京有没有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4 02:41:21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京有没有专治白癜风的医院,山东儿童白癜风,山东白癜风早期危害,合山白癜风医院,北京白癜风病因,济南白癜风好治吗,云南白癜风可以治吗

  青海新闻网讯 因生活拮据,李宁(化名)、阿丽(化名)夫妇决定外出打工,他们将1岁的孩子豆豆(化名)托付给好友刘超(化名)照顾。谁知,没过多久,刘超和豆豆莫名失踪了,且这一失踪就是3年……今年3月6日,刘超因涉嫌拐骗儿童被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抓获;3月24日,互助县人民检察院以刘超涉嫌拐骗儿童罪依法批准逮捕。

  儿子不见了

  李宁是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五十镇三庄村的村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现在的妻子阿丽,虽然当时离异的阿丽带着个孩子,但丝毫没有影响两人的感情。李宁和阿丽结婚后,就让孩子随了自己的姓,改名豆豆。婚后拮据的生活让李宁夫妇萌生了外出打工的念头,可年幼的豆豆成了个难题,李宁的父亲年岁已高,无力照看。情急之下,李宁想到了好友刘超。刘超是个单身汉,再加上和自己的关系非常要好,李宁觉得其是托付豆豆的最佳人选。李宁找刘超商量帮忙照看豆豆一事时,他欣然答应,李宁则承诺每月支付2000元的照顾费用。

  2014年4月,李宁夫妇将豆豆托付给刘超后,就外出打工了。可一个月后,李宁就联系不到刘超了,因两人关系要好,夫妻俩也就没多想。直到8月份两人打工结束后返回家中,仍联系不到刘超后,夫妻俩才意识到不对劲,遂向刘超的亲朋好友打听他的下落,但无人知道他的去向。

  漫漫寻儿路

  经多方打听、寻找刘超和豆豆的无果后,李宁夫妇于2015年3月向警方报了案。互助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接警后,立即着手调查此案。同时将采集的豆豆亲生父母的血液信息录入全国失踪人口库。刑警大队大队长龚怀良告诉记者:“由于当时办案民警不能确定刘超是否构成犯罪,也不能确定他是带着豆豆出去打工了,还是将其给卖了?所以此案直到当年4月才正式立案。”

  立案后,警方对刘超的去向进行调查时,一直没有掌握到可靠的消息,只了解到他外出打工了,至于去了什么地方?目前在什么地方?从事什么样的工作都一无所获。找不到刘超,连带着豆豆的去向也就成了一个谜。在多方调查无果后,警方于去年3月将刘超列为网上在逃人员。今年3月6日,刘超在西宁市的一家宾馆内落网。

  儿子被抱养

  归案后,刘超交代,2014年4月,李宁夫妇将豆豆托付给他照顾后,其因无力抚养,只好带着豆豆辗转到多地打工,最后在果洛藏族自治州稳定了下来,以挖虫草为生。平日里大家见他一个男子带个孩子不容易,所以挺照顾他的,经常有人主动帮忙带豆豆。一次,一李姓妇女给刘超帮忙时,就随口问他为何一个人带着孩子四处打工,刘超告诉她媳妇留下孩子后,跟人跑了,他只好独自带着孩子一边打工,一边生活,言语间还流露出了想把豆豆抱养给别人的想法。

  李姓妇女看着刘超一个大男人既当爹又当娘的十分不容易,就找到自己的姑父想让他抱养豆豆,但其姑父表示自己上了岁数实在无力抚养,不过他答应帮忙给豆豆找一个好人家。后经两人牵线搭桥,豆豆被抱养给了邓斌(化名)夫妇。邓斌家住海东市乐都区寿乐镇联合村,他和妻子结婚多年,但一直没有小孩。邓斌听说有孩子可以抱养后,专门前往果洛州查看豆豆的健康状况,随后和刘超一起将豆豆抱回乐都区,找了家宾馆住了下来,后邓斌通知媳妇过来看了看孩子。邓斌媳妇十分喜欢豆豆同意抱养。这时,刘超表示他把豆豆养这么大不容易,希望能得到一笔辛苦钱。经双方协商达成共识,邓斌夫妇支付刘超6000元的辛苦钱,豆豆由他们抱养,并签订了相关协议。

  儿子找到了

  根据刘超的交代,互助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办案民警3月11日联系了乐都区公安机关,希望他们能够协助寻找豆豆,以及这起案件的关键人物——李姓妇女。龚怀良告诉记者:“我们怀疑李姓妇女在抱养豆豆一事上作为中间人收了钱,所以就将其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传唤至乐都区刑警大队询问,确定其没有收钱,只是看到刘超生活不易,才牵线搭桥介绍自己的亲戚抱养豆豆。”随后警方联系了李姓妇女的姑父,但他人在果洛州无法当面接受警方的询问,民警便通过电话告知了豆豆的相关情况后,他非常配合地告知了豆豆的下落。

  办案民警驾车前往豆豆被抱养的地方——乐都区寿乐镇联合村,因雪天路滑,车子无法继续前行他们只好另想办法。经与联合村村委会联系,得知因豆豆上幼儿园,邓斌的妻子在镇上租了一间房子照顾后,民警立即赶往出租屋。

  到了出租屋,民警发现邓斌的妻子和豆豆都在,遂表明来意,说明豆豆是被拐的儿童,但邓斌的妻子却怎么都不愿相信,不仅痛哭不止,还不让民警靠近豆豆,更不容许他们拍照和取血样。虽然民警一直给她做思想工作,但她就是不配合,在双方僵持了4个多小时后,邓斌的妻子表示自己一个人做不了主,要把她老公邓斌叫过来。可邓斌的电话始终打不通,民警只好电话联系联合村村委会,让他们想办法联系邓斌,并让其前往出租屋。

  龚怀良告诉记者:“将邓斌的妻子带往乐都区公安局刑警大队进行询问时,不能确定她是否有收买孩子的嫌疑。后经过调查了解,确定邓斌夫妇只是单纯地想要抱养一个孩子,他们的行为构不成犯罪。当晚11时许,邓斌赶到乐都区公安局刑警大队听了办案民警的解释后,夫妻俩表示愿意配合警方的工作。”

  不过在办案民警要带走豆豆时,邓斌夫妇说他们有个不情之请——想见见豆豆的亲生父母,两人表示要是豆豆的亲生父母生活条件好,也能好好地照顾豆豆,能给他提供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他们愿意将豆豆交给其亲生父母。

  当晚,民警将邓斌夫妇带回互助县五十镇,同时叫来了豆豆的亲生父母以及继父,双方坐在一起谈了很多也谈了很久,但没有达成一致意见。3月12日,经警方再次做思想工作后,邓斌夫妇同意将豆豆归还,于是在办理了相关手续后,警方将豆豆交给了他的亲生父母。可没过一会儿,几人又返回来了,原来豆豆的亲生母亲阿丽已再次怀孕,且不久后就要生产,担心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豆豆,加之考虑到豆豆今后的成长,她和前夫及现任丈夫李宁都同意将豆豆抱养给邓斌夫妇。警方告知他们,需要到民政部门了解相关情况,并办理相关手续后,邓斌夫妇才能合法收养豆豆。

  龚怀良告诉记者:“此次案件是西宁市近几年来侦破的首例拐骗儿童案件,此类犯罪是一种严重侵犯妇女儿童人身自由权和人格尊严权的刑事犯罪,其危害不仅是被拐卖人自身,而且会破坏家庭的完整性,同时,还容易诱发其他的刑事犯罪,成为破坏社会稳定的一大因素。”

  龚怀良表示,下一步互助县公安机关将继续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违法犯罪活动,强化侦查破案;继续加大打拐宣传报道,坚持打小、打早,不能使其形成气候,危害社会稳定,严防民转刑案件的发生。

  律师说法:

  青海卫方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义告诉记者:“拐卖妇女儿童罪是指以出卖或收养为目的,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这是一种世界性犯罪。近二三十年来在中国内地有愈演愈烈之势。本案是一起托养儿童被出卖的案件,与典型的拐卖妇女儿童案在客观方面有一定的差异。其犯罪的直接侵害对象是近年来社会比较关注的弱势群体——留守儿童。本案的发生,豆豆的生母主观上存在重大过错,她疏于监护、欠缺责任心,草率地将豆豆托付给朋友抚养,在客观上为犯罪提供了便利条件。养育孩子既是父母的法律义务,也是父母的道德义务,怎么能轻率地将孩子托付朋友来代为履行呢?这个案例再一次提醒大家:不要轻易地将孩子长期托付给他人代管,特别是无亲缘关系的朋友。

  法律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2条规定:拐骗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脱离家庭或者监护人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根据1998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养父母与养子女间要有合法的收养关系。该法规定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

  (一)无子女;

  (二)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

  (三)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

  (四)收养人只能收养一名子女。收养孤儿、残疾儿童或者社会福利机构抚养的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和儿童,可以不受收养人无子女和收养一名的限制。

  (五)收养人收养与送养人送养,须双方自愿。收养年满十周岁以上未成年人的,应当征得被收养人的同意。收养人要求保守收养秘密的,其他人应当尊重其意愿,不得泄露。

  (六)收养人在被收养人成年以前,不得解除收养关系,但收养人、送养人双方协议解除的除外,养子女年满十周岁以上的,应当征得本人同意。

  (七)收养人不履行抚养义务,有虐待、遗弃等侵害未成年养子女合法权益行为的,送养人有权要求解除养父母与养子女间的收养关系。送养人、收养人不能达成解除收养关系协议的,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河南白癜风好治愈吗